然后手提一个塑料桶进入工作室大门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卢佳佳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胡浩】日本社会仍陷入京都动画第一工作室纵火案的震惊之中。日本《京都新闻》21日称,这起震动日本乃至整个世界的纵火案造...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卢佳佳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胡浩】日本社会仍陷入京都动画第一工作室纵火案的震惊之中。日本《京都新闻》21日称,这起震动日本乃至整个世界的纵火案造成34人死亡,财产损失极为巨大。随着警方调查的推进,一些具体案情逐渐浮出水面,令全世界的动漫爱好者们痛苦。日本舆论称,这样的大规模治安案件再度证明“日本安全的时代已经过去”。一些专家人士则呼吁,考虑到“社会失意者”们已经成为不安因素,应当加强在公共场所的治安措施,并积极设法让边缘群体重归社会。

  《京都新闻》报道说,21日,日本警方发出逮捕令,准备以纵火、谋杀等罪名正式逮捕现年41岁的嫌疑人青叶真司。制造纵火案后,被烧伤的青叶先是在京都当地医院接受治疗,然后又在20日被转送到大阪的专业烧伤医院,目前仍无法说话,因此无法接受审讯。警方将在其结束治疗后逮捕并审讯他。另外,京都府警方表示,将全力为受伤者及死难者家属提供协助,同时拒绝接受媒体的直接采访。

  与此同时,警方仍在案发区域周边展开调查,询问附近居民情况,而一些案情细节也因此逐渐明朗化。《读卖新闻》称,根据附近居民证言,案发前的17日白天及18日早上,纵火者青叶曾在京都动画第一工作室西侧约500米左右的公园出现。18日上午10时左右,他在附近的加油站购买了两罐40公升的汽油,并用手推车将其运到工作室旁边。案发时,青叶在工作室东侧的路上大喊“(里面的人)滚出来”,然后手提一个塑料桶进入工作室大门,此后,建筑里先是传出吵闹声,然后是巨大的爆炸声,并燃起大火。纵火后逃出的青叶在现场以南100米左右被警察按在地上,被捕时他还不断地嚷嚷着:“我的小说被(他们)抄袭了,让(他们公司的)社长出来。”

  关于京都动画纵火案,京都动画公司社长八田英明20日上午在京都府宇治市的公司总部表示,京都动画有公开对外征集小说,并将其制作为动画的项目,但纵火者青叶从未向该公司投稿,所谓抄袭一说也就无从谈起。他还表示,纵火案给公司造成巨大的、难以挽回的损失。大部分死者为公司的年轻女性工作人员,其中一些人今年4月刚刚入职,重伤者中有人需要截肢。八田表示,看到员工们死伤严重,“比起愤怒,更加感到无话可说”。同时,公司电脑里所存储的画作资料和影片也全部毁于一旦,这意味着文化资产的巨大损失。

  《每日新闻》21日报道称,京都动画纵火案“让全世界心碎”,大量来自日本及国外的动漫爱好者前往被烧毁的京都动画第一工作室及总公司所在地献花、留言,现场排起长队,不少人泣不成声。富士电视台原定于22日播出的《监察医·朝颜》因有纵火杀人案情节,而推迟到下周播出。不少团体发起募捐活动。与京都动画长期合作的一家美国动画发行公司发起了募捐基金,到20日晚已经收到167.8万美元捐款。日本各地、特别是一些动漫产品专营店门口也设置了捐款箱。

  《京都新闻》21日报道称,京都动画纵火案已经毫无疑问地成为日本“平成时代”以来最为惨痛的死伤案件。因为嫌疑人一人的强烈恨意,而使得大量无辜者死于大火,这结果让人无比痛心。近年来,日本国内不时发生“无差别杀人案”,就在两个月前,日本川崎市的一名“御宅族”男子在车站对放学的学生们痛下杀手,造成2人死亡,17人受伤。一些社会人士呼吁日本社会“不要再沉迷于日本安全的神话里了”,而要正视社会矛盾以及由此引发的犯罪行为的增加。

  日本《每日体育》网站21日称,在悲剧发生后,日本社会开始思考原因。一些社会犯罪问题专家指出,这反映出日本社会中被边缘化群体正在扩大,并日益成为不安因素,因为经济、心理等原因,他们自认为是失败者并被社会抛弃,并倾向于报复社会,最终以类似“自杀式”的极端形式表现出来。社会人士呼吁重视这一问题。一些心理医师则表示,日本这样的“社会失意者”正在增加,为了社会的安定,“不要孤立他们,而要想方设法与他们进行对话”。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